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管家婆图纸图库 > 正文内容

围攻中南海事件真相

发布日期:2019-10-02 13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今年4月25日,首都北京风和日丽。然而,就在这天,突然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的非法聚集事件。一万多名来自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东、辽宁、内蒙古等地的“”练习者,有组织地集合起来围住了中南海,矛头直指党中央、国务院,严重干扰了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机关的正常工作,扰乱了首都的社会秩序。这是1989年那场以来最严重的政治事件,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。

  这一事件的真相终于被揭露出来,直接策划、指挥这起事件的中心人物,就是“”的总头目。而事发后,却在国外频繁接受媒体采访,编造谎言,百般抵赖,为自己的罪责开脱。他先是说,对“4·25”非法聚集事件全然不知,当时他正在从美国到澳大利亚的路途中。当人们摆出他到过北京的证据时,他又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到过北京,但只是为了转机,没有离开机场。随着事实的不断披露,在这一谎言再度被戳穿后,他又改口说在北京只停留了一天,但“没有与任何人接触”。

  是在“4·25”非法聚集事件发生前三天,即4月22日17时10分乘坐美国西北航空公司NW087次航班,从纽约飞到北京的。他在北京停留的时间不是一天,而是前后跨了三天,共44个小时。

  从大洋彼岸潜回北京,完全是“有备而来”。他事先通知了“研究会”的核心骨干纪烈武。他一从机场回到崇文区法华寺小区16号楼他的一所相当高级的住宅,就迫不及待地让纪烈武汇报这几天“”练习者围攻天津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的情况。这表明一开始就想抓住这件事策划一场更大的阴谋活动。

  今年4月初,天津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主办的刊物《青少年科技博览》,刊登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写的文章《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》,其中讲到:“有一篇关于‘’的宣传材料,就说有某工程师练了‘’后,元神出窍了,可以钻到炼钢炉里,亲眼看到炼钢炉的原子分子的种种化学变化。”何祚庥就此诙谐地提出:“炼钢炉里的温度比太上老君炭炉里的温度要高出几百度,钻进去,可能吗?”文章另一段提到,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有一名学生因为修炼“”而“不吃、不喝、不睡、不说话”,最后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,病愈后仍修炼“”,导致病情复发。

  去年5月,北京电视台曾经因为一个节目里有不同意“”的内容而遭到“”练习者1000多人数日的围攻。但是认为那次围攻组织得不好,未能把事情闹大,为此他还撤掉了“”北京总站的一个负责人。这一次决心利用天津师大教育学院这件事掀起一场更大的风波。通过他操纵控制的“研究会”的具体组织,事态果然一步步地扩大了:

  4月23日上午,把“研究会”的核心骨干李昌、纪烈武等人召到他的住处,密谋策划把天津的事情闹大,把火烧到北京中南海。

  天津“”练习者被劝离的消息传到北京,当晚22时左右,“研究会”的骨干们又聚集在叶浩家召开了部署“4·25”非法聚集活动的第二次会议。会上,李昌、王治文造谣说:天津警察抓人了,听说还死了人,还有人失踪了。他们要求把这些谣言传出去,为煽动“”练习者大规模非法聚集中南海作舆论准备。

  反复标榜他“对政治不感兴趣”,多次声称“‘’不涉及政治”,可他一方面建立组织,秘密串联,四处渗透;一方面摇旗呐喊,造谣惑众,策动非法聚众示威。从他们提出的这三条要求看,目的就在于把他们的非法组织合法化,任由他们发展,www.168555c.com,以便纠集、形成一股邪恶的政治势力,与党和政府进行长期的抗衡。这不是政治又是什么呢!

  在作了精心策划、部署之后核心骨干们商定,北京这边一动,他就不宜留在北京,要赶快走,免得把自己暴露出来。为了掩盖罪责,4月24日一早,匆匆收拾行李,在纪烈武的护送下赶往首都机场,买了10时20分飞往香港的CA111次航班的机票。但班机因机械故障不能准点起飞,又改乘CA109次航班,于13时30分飞往香港。

  匆匆溜走后,由他一手策划的围攻中南海行动,在李昌、王治文、纪烈武等人的具体组织下,紧锣密鼓地付诸实施。同时,他坐镇香港,遥控指挥。

  4月24日上午8时30分,在北京东城区藏经馆胡同7号,召开了“”北京总站及区县辅导站骨干的“学法例会”。“学法例会”,顾名思义是为学习“”而定期举行的会议,实际上是“研究会”操纵“”练习者的一个重要组织形式。这次“学法例会”,就成了他们为部署“4·25”非法聚集活动而举行的第三次会议。

  李昌、王治文在会上按照的要求,对“4·25”行动作了具体布置,确定去中南海聚集行动的具体时间为4月25日清晨。为了掩盖他们的政治阴谋,会上决定:在中南海聚集现场,各分站长要特别安排一些人负责安全、交通、秩序和卫生,包括现场联系,出现情况和问题要及时处理;并确定了聚集的策略,参加的练习者不喊口号、不带标语、不撒传单、不要有过激言辞,对外不用“研究会”和辅导站的名义。会上还决定,“”北京总站副站长刘志春负责通知北京各区县,王治文负责通知外地。

  这次会议进一步明确了“4·25”行动现场指挥的组织分工:李昌、纪烈武负责全面指挥,王治文负责与外地联络,刘志春负责与北京各区县联络,姚洁负责与现场联络,刘树人负责通过互联网对外发表宣传稿件。会议还决定,在二七剧场附近的姚洁家设立“指挥部”,在民族宫附近柯明家设立现场联络点,派陈东月、李月秋等在中南海现场了解情况,及时向“指挥部”报告。最后,李昌反复强调总站以上负责人均不到中南海聚集现场。

  4月25日上午8时,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,中南海北门路对面,自东向西一直到府右街北口,便道上站满“”练习者。记者询问其中一些人: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来自北京远郊县的一名妇女说,要在这里练功。记者问道:“这哪里是练功的地方?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练功?”这名妇女无言以对。下午,非法聚集人数逐渐增多。18时左右,人群已排列到北海公园前门团城下。此时,府右街的交通中断,非法聚集严重影响了周围地区的社会秩序。

  当日早上,中办、国办信访局的工作人员约见了现场“”练习者的代表,明确指出“”练习者围聚中南海是错误的、非法的,应立即撤离,并作了大量教育工作。9时许,“”现场人员向“指挥部”报告说,4名代表进了中南海“对话”,但进去的人对为什么要搞这次活动说不清楚,又换了4个人进去,两拨人都说不清楚,要求“研究会”和北京总站派能说清楚的人去谈。经李昌、王治文、纪烈武等人商量,并请示了在香港的同意后,决定由原来不准备露面的李昌、王治文等5人作为代表进中南海“对话”。

  事实上,在香港的住所内,一刻也没有闲着。25日一大早,他就打来电话向“研究会”核心骨干了解聚集中南海的情况。在整个事件过程中,他始终紧张地与北京的“指挥部”保持着“热线”联系,不断下达指示,遥控指挥现场活动。北京“指挥部”也不断给打电线日当天,他们频繁来往电线多次。在通话中,他多次要求“让外地人多来些,再多来些。”

  纪烈武将现场情况和有关问题及时报告。当现场聚集一万多人时,纪烈武打电话告诉了。说:“好,外地学员多不多?”在两拨代表进中南海“对话”后,纪烈武也都及时向作了报告,说“行”。当中办、国办信访局提出让“研究会”和“”北京总站派人来谈时,纪烈武立即请示,答复说:“找你谈,你干嘛不去。”

  21时左右,李昌、王治文等人出来后,纪烈武再次报告。问:谈得怎么样?纪烈武说:“明天还要接着谈。”由于中办、国办信访局负责人严厉要求“”练习者立即停止非法聚集,他们请示当晚是否撤离,说:“老李(李昌)让走就走吧。”纪烈武接到这一指令,通知“指挥部”,“让大家都撤”。

  从指责围攻北京电视台的人太少,到决定把天津的事情闹大,并把火烧到北京来;从确定4月25日在北京发难,到决定围攻中南海,直接向党中央、国务院示威施压;从决定不以“研究会”的名义出面,而把不明真相的“”练习者推向前台,到决定派出代表到中南海向党中央、国务院提出三条无理要求;从对事件现场的遥控指挥,到决定事件的最终收场等大量事实充分证明,这一切都是亲自策划、指挥的。

  赵风与丁山在大厦争夺谁是极限登顶第一人时不慎落下,幸得降落伞打开,捡回一条小命。但没想,居然飘到了本片案件的交易现场,赵风触动了门铃就进去了......不说这种巧合有多么智障,就说这么重要的交易竟以如此潦草的方式亮相,也真是够了。

  大家还都没有认识到,背地里悄悄资助优生学计划的人包括洛克菲勒、哈里曼、银行家小J.P.摩根、出身烟草世家的玛丽?杜克?比德尔、克里夫兰?道奇、早餐麦片巨子约翰?哈维?凯洛格、宝洁公司的科兰伦斯?甘布尔等,他们当中的多数人是美国优生学会的成员。

  明年2月18日,16强战首回合将打响,次回合3月10日打响。4月7日,八强战首回合打响,4月14日,次回合打响。半决赛首回合在4月28-29日,次回合在5月5-6日。决赛将于5月30日在阿塔图克体育场进行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我们都知道vivonex是vivo手机的最新款手机,总的来说vivonex在各方面的表现都是比较值得期待的,尤其是在功能方面,vivone...

  截至目前,百色市两级法院共受理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案件59件166人,结案49件143人,其中2019年受理10件36人,结案7件23人。2016年以来所结的一审案件中,法院判处缓、免刑26人,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15人、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40人、10年以上有期徒刑10人。